消毒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消毒柜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有一种欺骗叫我还活着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5:39:59 阅读: 来源:消毒柜厂家

“Shirley,今天是我们交往的一周年纪念日,我们庆祝一下吧。”电话里的声音掺杂着接电话女生的爽朗的笑声。对,是我的男朋友恩格打电话给我。我们感情一直很好,所以打算晚上一起去新开的摩天轮公园约会。

下班后,恩格准时在公司门口开车接我,还抱了一大束白玫瑰,把我乐坏了,交往一年了还这么有情调。原来是一家新开的主题公园,听说很不错的,我们玩了很多项目,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一样,最后我们决定去坐摩天轮了,那高高的摩天轮,在霓虹灯的围绕下,洋溢着幸福与甜蜜。手牵着手,登上了座舱,随着启动铃的响声,我们慢慢上升,高过了身边的那棵大树,慢慢的地上的行人变得很小很小。靠在恩格的肩上,我很踏实,很幸福,觉得是最美好的事,恩格刮了一下我的鼻子然后说:“shirly,你知道吗?很多人都说,在摩天轮升到最高点时,可以许下一个心愿,它一定会实现的,我们也许愿好不好?”我傻笑着说:“恩格,看不出来你也信啊,呵呵。”“那是,为了我们以后的幸福,为什么不信?”“好吧,那我们就等到升到最高点,我们一起许愿吧。”我又静静躺在恩格怀里,享受着着幸福的每一秒。咔吱,我突然听到一种异样的声音,然后感觉座舱抖了一下,我一下坐直了身体。“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“不是,你又没有感觉到什么?”“没有。” “好吧,也许我听错了吧。”我挠挠头,不定心的望着窗外。摩天轮越升越高,就快触碰到天上的月亮了,星星也在冲我们笑。“Shirley,准备好喽,快到最高点了,你看!”恩格也激动了。的确,快到了,咔嚓,这下子声音真的很大了,恩格也听见了。“是不是出事了?”我知道不该在这个时候说出这句话破坏气氛,但是极度的害怕,还是让我说出了口。“不会的,你放心,就算有我也会保护你。”可是我觉得这句话宁可在平时说说,也不要在这种时候说。我害怕,总觉得这句话意味着失去。“咔嚓嚓”又是一阵巨响,我和恩格必须面对现实了,因为底下的工作人员,用扩音器在喊:“各位游客注意了,马上系好安全带,摩天轮出现了故障。”这句话像一盆冷水一样泼在我心上。恩格在一边安慰着我:“放心,不会有事的。”可是底下的警车鸣笛声,告诉我恩格的安慰被判定无效。恩格看我很害怕就抱紧我了,在他温暖的怀中我找到一丝安慰。摩天轮到最高处了,我感觉到恩格的俯下身来,原来他亲了我一下。轰的一声,我一下子什么也不知道了,就觉得一直被人抱着,一直抱着。被恩格抱着。

再一次睁开眼睛是半个月后,惨白的病房里,除了我,还有爸妈,见我醒来,都瞪大眼睛,说:“你终于醒了,半个月了啊!女儿啊!急死我们俩了。”“恩格呢?”我更着急的是他。“恩格 ,他 ,他 ,他很好啊!”“真的?”我很怀疑,因为我还记得最后他抱着我,很紧。”但是我依然很开心听到他没事。“Shirley,你醒了?”听声音,原来是恩格的妈妈来了,我点点头,然后又问:“恩格人呢?” “恩格?他,他上班了。”阿姨顿了好一阵子才说。我很怀疑,就说:“他晚上下班能来吗?”“这,这他有可能来不了,最近忙。”“你们骗我的是不是?恩格出事了是不是?我的感觉告诉我不对。”看我很激动,医生进来强行给我打了一针,我有昏昏沉沉睡去,不知过了多久,有人在抚摸我的脸颊,我睁开眼睛一看,是恩格!我想坐起来,可是恩格示意不要,我就乖乖躺着。“原来我妈,还有阿姨没骗我,你真的没事,真好!”本来以为恩格会很高兴,可是在他眼睛里我看见了一丝黯淡。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事,我不活得好好的吗?可能最近工作累了点吧。”“好吧,要好好休息哦,我还等着嫁给你呢!我抱着他想亲一大口。”但是他躲开了。我很纳闷,难道他有其他喜欢的人了吗?可是我觉得恩格没事就好了。“Shirley,答应我,好好听你妈的话,要会照顾自己,我可能要出差一阵子,我希望回来能看到一个健康的你,这样我才能娶你,知道吗?”“嗯嗯,那是!”“有空多去看看我妈,她很喜欢你。”“知道,以后也是我妈了!”“真乖,那我先走了,你好好休息。”“嗯”我不舍地说了再见。第二天,爸妈来了我就把事情说给了他们听,结果他们没高兴,还脸色惨白,搞得我郁闷死了。又过了半个月我彻底康复了。我准备去看看阿姨,于是梳妆整齐,但是去了之后,我才发现我错了。阿姨对我说恩格已经不在人世了。我怎么也不信。但是黑白的照片让我不得不信。

我哭了,哭了几天几夜,我不知道我该相信谁?恩格不是说他出差了吗?可是他的妈妈却说他在摩天轮出事那天就死了。为什么?怎么可能?我不能相信,不想相信。我最爱的恩格不可能抛弃我的。我们还要结婚呢!可是事实终究事实。我不得不接受。转眼12年过去了,我有了自己的家庭,孩子。但是恩格我依然忘不了,忘不了他最后给我的怀抱,忘不了他那天对我说的话。听火化恩格尸体的人说,那天我和他被运了过去,他把我抱得很紧,分不开,本来打算一起火化的,但是细心的师傅发现我还活着。最后锯断了恩格的手臂,我们才分开。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恩格,那天在病房里的事,是那么的真,但是医生都说是麻醉药的效果,可是只有我知道是真的。因为是爱让我看了恩格最后一眼。

短篇鬼故事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