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毒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消毒柜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秋里笑脸

发布时间:2020-03-24 10:33:51 阅读: 来源:消毒柜厂家

作者:网妖

村子不大,日子挺短。山上还有一轮夕阳,我小时候以为夕阳就是图画,就是山间的一棵树,透过树我可以看见奶奶的笑脸。

屋子不高,影子挺长。瓦上总有几只小鸟,我小时候梦想小鸟就是自己,就是嘴里的一句话,闲暇时我就能听懂希望的文字。

以为奶奶的笑脸会一直伴随着我放飞梦想,可是那日子太短太短,短在我刚开始长羽毛的时候夕阳就下山了。花开了又是昨天,原来在一个孤寂的夜晚,梦的影子才会变得好长好长,像那苍老的脸庞,像那昏黄的脸色,都不是,化作了香烛上的火苗。

秋天就是这样的干枯,黑色的,像瓦,像不高的屋子,到底冷落了我的奶奶,上天把我奶奶丢了,在我们看的见的地方丢了,丢在了黑的秋天里,让他像叶子一样的干枯,谁也不能听懂他的叹息,只在最焦灼的注视里一滴湿润的眼泪模糊了我的眼前,您的面容,之后就消失在秋天的冰冷中。

日子短得我的影子里嵌满了您闭的双眼,您热的笑脸。不大的村子却没有您的影子,因为您已经中风十二年。屋子矮矮的,却盛满了你挪动的影子,长得让我现在不能踩进去一步,害怕不小心就踩到您的身子,我知道您再疼也不会哀怨,但是直到现在我才懂得我的奶奶是个长影子里的微笑。影子是疼,长是强烈,而你却在身体万般疼痛的时候总是用微笑去生活着,去喘息着苦难。

肠黑了,肾竭了,心脏痛了,还有十二年来一拐一拐的影子,我不知道黑的一个秋天里眼泪该在何时枯竭,在已经晚了的时候才发现秋天,在意料外才发现黑。那时我奶奶刀进去为了割小肠气,却发现另一个病症肠大部分黑去。然而这把刀没有救起我的奶奶,却让她疼痛得离开,我现在哭的时候就会痛,痛源自思念,源自看见,更多的是源自奶奶那一直忍受煎熬却不让儿女操心的心。可是我怎么痛都留不住奶奶,她走了,去哪里,去了黑色的夕阳里,藏起了心痛的刀割,竭尽全力地藏在了笑脸下,于是天亮了。

姑姑那天只是含着眼泪,始终忍着,却被秋风吹落了,拾不起,只是染着二胡的声音。坐在旁边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姑姑老了,皱纹深深浅浅。奶奶两天前还露着笑脸,现在却已经活在我们的梦里,姑姑说:这样才会让人心疼!

我想爸爸和伯伯是合着落了一滴,两个儿子应该分去奶奶走的时候流的那一滴湿润的眼泪,落下是奶奶的遗愿,应该更好地照顾还在人间翻转的爷爷。

堂姐没有哭,别人是在说表嫂肚子怀了一个孩子,她却争着说自己生了两个孩子,几个阿婆都笑了,我想一向精明的堂姐心里就是一个碎。

奶奶在两个月前还说要等我参加完文学比赛,等着我的好消息,可是现在我的比赛还在进行,她却走了,走得那样的静默,像秋天的冰冷。热的心事,我知道奶奶的最后一个呼吸里有对我的挂念,我还想吃,吃着她的芋头炖排骨,也许只有在梦里流着等待的口水。

不哭!

奶奶你来了,我等你好久了。

菊儿,肚子饿了不?奶奶烧好了芋头和排骨!

我要吃要吃,要吃好多,要大碗的!

以后常来梦里,奶奶要把小孙女喂得没有一点病。

看着奶奶的笑脸,自己像云彩里幸福健康的小鸟,忽然觉得脸上湿了,我想一定是馋猫的口水,或者云彩里下起了小雨。

村子大了,日子长了,房屋高了,影子却没有了。

静态破碎剂使用

Q345B16Mn圆钢

天津墓地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