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毒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消毒柜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鬼话闲聊之近水含烟下山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15:57:57 阅读: 来源:消毒柜厂家

这些发饰的款式都不是莫含烟喜欢的,却件件做工精细,为难得一寻的珍品。

盒里的胭脂粉已干,并无动用过的痕迹,如今留下厚厚一层干粉冻结在盒中。

莫含烟眸眶没来由的一涩,抚着首饰盒的手都在发抖。

这是为谁准备的?还是那人已不在,师父将那人用过的物品一一收藏,来个睹物思人!

千万个问题她心间萦绕,心口酸胀的紧,明明心痛没有复发,却仍觉得那痛得不能呼吸。

失神间,殿门被推开,她心下一惊,指尖一滑,原本握在手里的翡翠珊瑚簪就那么眼睁睁地看它掉地上,继而断成两截。

“师……父!”

莫含烟见天迦黎横眉怒目地望着自己,呆讷地连话都说不连贯。

“出去!”

天迦黎眸光无半点温度地从她脸上扫过,最后落在那根已断成两截的发簪上。

两簇怒火在眸底跳跃,“谁许你进来的!”

莫含烟心知自己犯了错,赶紧将那断成二截的发簪拾起。

“我……”莫含烟握攥着发簪,想解释,却觉舌头打结的厉害,半句话都说不出。

她不知怎么回到自己的寝殿,倒头躺在榻上,明明天迦黎此时已不在,她仍能感受到他当时的怒意,心里某个地方再次绷紧,眸眶一涩,终哭了出来。

一夜辗转难眠,到天亮时分才迷迷糊糊睡去,这一睡可就睡过了头。

天迦黎望着那扇紧闭的殿门出神。

他其实不该与她计较,那发簪本就是她的东西,只不过她忘了而已。

可昨天,她那呆愣、吃惊、疑惑的表情怎么感觉那么陌生,即便是失忆,也不该是这样的。那毕竟是她曾经使用过的东西。难道她半丝感觉都没有?

天迦黎不由怀疑,她到底还是不是那个云水洛?

天迦黎在殿门口站了许久,见殿内一片安静,料定这丫头是在跟自己赌气,便横了心不去管她。

到底谁是师父,谁是徒弟?犯了错不赔罪也就算,连给师父请安都忘了,哼,岂有此理!

刚想抬脚就走,殿门由内被推开,莫含烟衣衫不整,蓬头垢面地步了出来。

脸上还沾着些许灰尘,看样子昨晚脸都没洗。

天迦黎像是欠了她什么,一张俊脸拉得极长。

他怎会收了个这样的徒弟!这若传出去,不把他的面子丢尽才怪。

可回过头想,他又什么时候将她当徒弟养了,他是将她领来当妻子养得啊!这样一想,心倒平衡了许多。

拢拢云袖朝莫含烟步去。

“可起来了!去把自己收拾干净了,一会下山!”

莫含烟以为自己听错了,用手掏掏耳朵,“师父您……不生气了!”

天迦黎觉她这掏耳朵的动作着实不雅,点下她额头道:“为师怎会跟你计较!快去准备!”

莫含烟如释重负。其实她睡醒后,将事情想了个通遍,觉得这事是自己错在先,是她没在师父授意的情况下私自闯入禁区,还摔毁了师父珍爱的东西,师父自然会生气。

她本打算去给天迦黎赔罪,没想到刚步出门就见他站在这。

见他果真不再生气,欣慰地道:“弟子这就去准备!”

莫含烟奔回殿中,像只小蜜蜂似地忙碌起。好不容易将自己收拾干净,穿戴整齐,再奔出来时,天迦黎已在大殿等她。

见她忤在那,忙传音说:“还不快过来,再耗下去,太阳都要下山了!”

“噢!”莫含烟边应边跑。

天迦黎一改往日的云纹白袍,此时穿了件紫色锦衣,头戴紫色小冠,脸还是那张脸,只是看惯了他穿白色,陡然间改成其他颜色,眼睛似乎难调整过来。

他依旧俊逸无双,一身出尘不染之气难掩,到哪都能让人崇仰膜拜。

“好个俊雅风流的世家公子!”莫含烟藏不住夸他。

天迦黎手中骨扇一摇,点下她额头说:“在外自然不能像在家里!”

莫含烟抚抚酸痛的额头懵懂地点头:“那我们以什么身份相处?”

“自然是主仆!”

“我是你的书童?”

“为师像书生么?”天迦黎说时有一下没一下地摇起扇子。

这模样哪像书生?简直像是去逛窑子的骚*男。

瞧他凤眸轻扬,流光潋滟的,笑得人畜无害,笑得三千桃花失色,这么放荡,蛊惑,这一出去不知会有多少靓姐艳妹会倒贴上来!

莫含烟忍不住偷笑。

还未出门,已开始盘算如何将这俊美翻天的师父卖了!

冷不防后脑勺又被点一下,“不许再腹诽为师!为师的身份是正经生意人!”

莫含烟笑着应她。

她本就梳着丫鬟髻,只要换身便利衣裳就好。可天迦黎终觉她的身份有些不妥,素指一点,一身男服已在她身。

“还是换上这身!在外,为师名叫九迦,你叫小漠,可记住了!”

莫含烟瞧着身上的男服,顿时明白天迦黎的良苦用心。

在世人眼里,莫府已不存在,她再也不是那个莫府大小姐,有的只是个叫小漠的仆人。

“弟子记住!”莫含烟应他。

二人腾云驾雾来到千珠国都城。

莫含烟望着云下熟悉的街道和屋舍,鼻翼忍不住酸胀。

三年了,她终于回来了!

二人下了云端,朝街道步去。

莫含烟走着走着,两脚不受控制地来到莫府门前。

屋子犹在,屋里却已是人去楼空,凄凉一片。

莫含烟站在门前望着那清晰的“莫府”二字,心里道不尽的悲楚。

天迦黎知她思念亲人,用扇子拍拍她肩头说:“要不,进去瞧瞧!”

莫含烟拭拭眼角不时流下的泪水,摇头说:“不了!天就要黑了,先找家客栈安顿吧!”

天迦黎见她这么说,满口的安慰话硬是打住。

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家客栈,点了些莫含烟爱吃的饭菜,天迦黎则要了壶茶水,不紧不慢地喝起。

之后要了间房。

本来定得是两间,那掌柜却说,“今日生意特好,没有多余的客房了,二位挤挤吧!”

莫含烟小嘴一嘟,“怎会这么赶巧!”

天迦黎摇着骨扇说:“我都不在意,你又在意个什么!”

说时自顾自朝客房步去。

莫含烟纵是一百个不情愿,也只能跟着他。

群英天下破解版

黎明对决

我在大清当皇帝变态版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