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毒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消毒柜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历史级泡沫拼多多财报发布日大跌7国盛证券分析师再喊看空(新闻)

发布时间:2021-11-25 10:57:51 阅读: 来源:消毒柜厂家

历史级泡沫?!拼多多财报发布日大跌7%国盛证券分析师再喊看空

成立不足五年,上市不足两年的拼多多新一季财报的发布,在资本市场掀起不小浪花。

数据显示,2019年全年拼多多GMV达10066亿元,首破万亿。全年营收达301.4亿元,同比增长129.7%,全年经营亏损为85亿元,较上年同期有所收窄。

此外截至12月末,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达5.85亿,较上一年同期净增1.67亿。单季度用户数也增加4890万人,超越京东和阿里同期增长人数。

不过,这份财报似乎并未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。美东时间3月11日,拼多多美股开盘后下跌,当日收于35.06元/股,日幅达6.98%。

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2019年第四季度,拼多多总营收实现107.93亿元,低于此前109.3亿元的预期。

此外,财报同时显示,在非通用会计准则下,拼多多2019年全年经营性亏损为59.81亿元,2018年为39.58亿元;全年归属于普通股东的净亏损为42.66亿元,2018年数字为34.56亿元。这一情况或显示出,拼多多的亏损额度并没有收窄,反而有所扩大。

季度营收同比增速连续下行

从年度营收来看,2019年拼多多实现301.42亿元总收入,同比增长129.74%,营业亏损为-85.38%,较上年同期收窄21%。

不过,从季度数据来看,其营收同比增速下行显著,至2019年第四季度已跌破三位数增长。

2018年第一季度至2019年第四季度,八个季度时间内,拼多多营业总收入增速分别为3640.25%、2489.49%、697.19%、379.39%、228.27%、169.10%、122.81%及90.89%,显示出稳步走低的趋势。同时,营业亏损亦在持续,分别为-2.53亿元、-66.36亿元、-12.69亿元、-26.41亿元、-21.21亿元、-14.90亿元、-27.92亿元及-21.35亿元。

对于拼多多来说,处于“亏损”状态或许已习以为常。至于何时能够盈利,目前尚未有定数。有分析认为,短时间内拼多多较难达成盈利。

一方面,从非通用会计准则考虑,拼多多的营业亏损及归属于普通股东的净亏损额仍在不断扩大中。

查阅拼多多近年财报,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2019年,以非通用会计准则计,拼多多年度营业亏损为59.81亿元,而2018年,这一数字为39.58亿元,2017年,这一指标甚至只为4.69亿元。

同样,2019年,拼多多非通用会计准则下的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42.66亿元,相比之下2018年为34.56亿元,而2017年净亏损仅为3.72亿元。

另一方面,2019年拼多多总经营费用为323.4亿元,其中销售与市场推广费用为271.7亿元,“百亿补贴”的实际补贴费用可能超过百亿元,且这一态势仍将持续。

拼多多创始人、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黄峥及该公司战略副总裁David Liu,在2019年度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,2020年将继续对用户参与度进行投资。

“我们不把转化率目标作为工作导向,在过去的几个季度,我们平台上的很多商家给客户提供了更多的产品选择,更好的体验,我们会继续给商家提供优惠利率,相信用户以后更加活跃,自然会拉动转化率的提高。”David Liu表示。

这意味着,从短时间来看,拼多多这种补贴、烧钱的导流方式或不会改变,且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都将持续,这无疑为其盈利造成不小压力。

拼多多近两年各季度部分财务数据

分析师多空对决

就在拼多多发布最新财报的当天,市场中出现了一份明确提示减持拼多多的研报,这在国内的券商研报中相当少见。

这份由国盛证券分析师吴凡署名的《拼多多:历史级的泡沫,缩量方可求变》研报,从“商品流通全链路成本”“很难向上突破高价值商品”“电商行业天花板”“唯有做减法才能求变”等几个角度,对拼多多给出了“减持”评级,目标价为13.80美元/ADS,较当前股价尚有六成下行空间。

该研报认为,在过于高昂的全链路成本下,当前拼多多平台商品的毛利难以匹配成本。据其测算,拼多多的商品流通全链路的成本为23.8%,阿里为12.8%,京东为15.2%,拼多多要高出十个百分点。

对于拼多多一年多来的百亿补贴策略,该研报认为,拼多多把大量的资金用在了对消费者的补贴上,虽然10%—15%的补贴率有利于获客、提升客群层次,但据其对拼多多用户的调查显示,只有19%的用户会在各平台产品价格一样时继续选择留在拼多多购物。

“低价商品高曝光抓住了客户,但赚不了钱。加入高价值商品后,虽然钱可能赚到了,但手机屏幕就这么大,低价商品也因为平台变得拥挤而看不到了”,这也致使其认为拼多多未来“很难向上突破高价值商品,补贴的用户倾向流失”。

按照这样的分析,拼多多未来应该怎么做?研报认为,拼多多应适当做“减法”,将推升规模扩张的资源抽回来,投入到降低全链路成本的工作中,并深入供应链。

《投资时报》研究员注意到,这并非国盛证券吴凡第一次看空拼多多。

2019年11月,其曾与另外一位分析师一起出具《拼多多:或火不过三年》的看空报告,报告从渠道、用户和行业角度阐述了看空缘由,并将目标价定在13.8美元/ADS,与此次目标价相同。

颇有意味的是,同日,国金证券传媒与互联网行业分析师裴培亦在“互联网与娱乐怪盗团”微信公号中,点评了拼多多2019年四季度财报。

与国盛证券分析师吴凡截然相反,裴培基于拼多多用户的增长及其个人对拼多多复购率的测算,表示出对拼多多相当看好。其称“从现在直至2021年底,应该没有什么力量阻止拼多多继续前进了”。

针对拼多多的价值,国内券商分析师之间罕见上演了一出多空对决。未来,拼多多将走向何方?从2020年一季度数据来看,拼多多的业绩表现或许不太乐观。

在此次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中,被问到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影响,David Liu坦言,以往春节都是电商行业的淡季,今年由于员工延迟复工和物流问题造成了更大的消极影响。就平台来说,售罄的产品无法得到及时的补充,而补给又因为物流被延迟,市场陷入了短期失衡困境。而拼多多的临时补贴与物流停滞带来的损失也会体现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亏损中。

同时,其也表示,“因为疫情影响到了交通、返程和复工,中小企业受到了很大的打击,拼多多在支持这些企业方面发挥了独特的作用,并留出了专项资金给予扶持。表现在财报上,也会影响转化率”。

激光焊接机

尼龙吊网

供应链金融系统

仿古一体瓦

四平鹅雏

封闭式工地洗车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