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毒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消毒柜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日本友人悼念北疃惨案遇难者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1:24:16 阅读: 来源:消毒柜厂家

日本友人向“北疃惨案”遇难者献上千纸鹤。王思达 摄

4月5日,河北定州北疃烈士陵园。

由日本民间组织“三光作战调查会”一行7人组成的“北疃村教育交流访中团”来到这里,向73年前在“北疃惨案”中的遇难者敬献花圈,并将他们亲手折叠的5500只千纸鹤以及用中文书写的悼念词放置在烈士公墓碑前,向革命烈士和遇难者深深鞠躬。

北疃,位于定州市西城乡,73年前,这里曾是冀中平原上的抗日根据地之一。1942年5月27日,日本侵略者在这里“扫荡”时,向躲进地道的群众投掷催泪瓦斯和毒气瓦斯,制造了800余人遇难、36户被灭门的“北疃惨案”——遇难者大多数为老人、妇女和儿童。

“现在,很多日本人并不了解日军的侵略事实。我们来到中国,是为调查真相,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让更多日本人了解历史真相,因为只有正视历史,中日友好才能真正实现。”“北疃村教育交流访中团”团长沟口德子女士这样表示。

“我作为一名日本人,在此向受害者及家属表示深深的谢罪”

4月5日,在定州市北疃烈士陵园,面对台下近千名定州市中小学生,沟口德子一开口就表达了自己的歉意:“实施暴行的是日本人。我作为一名日本人,在此向受害者及家属表示深深的谢罪。”

年过花甲的沟口德子是一位日本医学博士,自2000年加入日本“三光作战调查会”以来,她每年清明都坚持来中国,到北疃村或其他地方调查日本侵华真相。

沟口德子说,因为河北是敌后抗日的主战场之一,15年来,她到过河北的很多地方,如冉庄地道战遗址、晋冀鲁豫烈士陵园、华北军区烈士陵园等,尤其是北疃村,她每年必来。

慰问当年惨案的幸存者,并对他们进行采访,是交流团每次来都要进行的“必修课”。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在世的惨案幸存者越来越少。195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时,曾远赴沈阳为“北疃惨案”作证的幸存者李德祥已于几年前去世。李钦友和李庆祥,就成了北疃村为数不多能清楚讲述当年经历的老人。

“那天听说鬼子来了,我们全家就都跑进了地道,没想到他们竟然在洞口点火,还向地道里释放毒气。当时那种感觉太难受了,呛得人根本呼吸不了,鼻涕和眼泪都止不住。”回忆历史,李钦友有些激动,谈到中毒气的感受时,他竟然不自觉地咳嗽起来。

那一天,李钦友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因忍受不了呛人的毒气而逃出地道,结果被日本兵用枪打伤,后来不治身亡。就在那一天,李钦友的两个姑姑被活活烧死,而包括他父亲在内的其他亲人则被毒气熏死在地道里。

最终,李钦友一家8口只有6岁的他和姐姐活了下来。

而比李钦友大9岁的李庆祥,对惨案当天细节的记忆则更加深刻。

“当时,我妈带着我和两个弟弟、两个妹妹钻了地道。后来地道里到处是呛人的火药味和毒气味,漆黑一片,人们东撞一头,西撞一头,乱极了。在地道里跑着跑着,8岁的大妹妹突然拉着我说:‘哥哥,我走不动了。’话说完,她噗通一声就倒在地上,再也没有说一句话。”讲到这里,88岁的李庆祥声音哽咽,浑浊的眼睛里含着泪光。

“说心里话,如果不是为了向来访问的日本友人和你们揭露真相,我真的不愿意谈这些事。过去这么多年了,只要一想起那天,心里还是难受得不行。”沉默许久,李庆祥说。

惨案过去73年,幸存者们的苦难记忆却从未抹去。

“我已经连续15年来北疃了,对李钦友和李庆祥这样的幸存者也采访过很多次,但是每次来,我都能感受到不同的东西,都能了解到之前不知道的细节。”沟口德子说,“现在,很多日本人并不了解日军的侵略事实。我们来到中国,是为调查真相,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让更多日本人了解历史真相,因为只有正视历史,中日友好才能真正实现。”

与多次来华的沟口德子不同,首次作为访中交流团代表来北疃村的海野慎治的感受更加强烈。

“之前我在日本的时候,就做过一些侵华日军暴行的调查研究,但这次听亲历者讲述之后,感觉更加直观。我很受震撼,甚至有些不敢看这些受害者的眼睛,我想向他们表示深深的歉意。”同样年过花甲的海野慎治说。

“在日本,绝大多数孩子都不了解这段历史”

“我这次想换一种方式,以问答的形式和同学们进行互动。我接下来会提出几个问题,请知道答案的同学们踊跃回答,好吗?”在发言中,沟口德子问道。

“好!”台下的北疃学生齐声回答。

“1942年5月发生的‘北疃惨案’,是侵华日军第110师团犯下的滔天罪行。请问同学们,你们知道制造惨案的日军指挥官是谁吗?”

“上坂胜!”很多学生在第一时间喊出了这个名字。

“同学们回答正确。那我们来听第二个问题,1956年,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,那次受审的战犯中就包括上坂胜。那么你们知不知道,在那次审判中,有多少位日本战犯被判处死刑了呢?A是100名,B是150名,C是没有。”

“没有。”几秒钟的嘈杂过后,几位学生答道。

“答对了。那次审判中,惨案制造者上坂胜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,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,但没有人被判处死刑。”沟口德子补充说,被释放的战犯回到日本后,大多为恢复中日邦交正常化和中日友好事业奋斗了一生。“中国对战犯的宽大政策,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随后的几个问题,虽然学生们没有全部答对,但孩子们对那段历史的了解,仍然让沟口德子感到意外。

“他们都是中小学生,年纪都不算大,但对这段历史却这么了解。”说到这,沟口德子话锋一转,“可在日本,绝大多数孩子都不了解这段历史,这让人感到担忧。”

海野慎治曾对日本历史教科书篡改历史问题进行过专门研究。他告诉记者,自己曾经买了很多中国的中学历史教科书,发现其中对日本的侵略行为都有比较详细的描述。“但在日本的历史教科书中对侵略行为却很少提及。日本政府一直掩盖侵华历史,他们或美化、或有意回避,就连震惊世界的南京大屠杀也是一笔带过。因此,日本学生根本不了解日军的侵华真相。在日本国内,民众没有日军屠杀中国人的观念,更少人知道细菌战、化学战。”

海野慎治说,日本当局近年来积极修改宪法,自己很担心日本政府会恢复战争本性或重走军国主义侵略的老路。

“一个了解历史真相,一个不了解历史真相。我认为这种信息的不对称是中日两国民众之间种种误会的根源。”随行的河北大学原日本研究所副所长陈俊英教授表示。

陈俊英曾在上世纪90年代留学日本,长期从事日本侵略史和日本问题研究,也是最早向日本主流媒体披露“北疃惨案”细节的当事人。每年日本代表团来北疃村访问,都是通过陈俊英进行联系。

“因为日本政府和教科书不承认和正视侵略历史,导致很多日本人就有这样的困惑:我和身边的日本人都是又和气又善良的,为什么中国人对我们怀有这么大的敌对情绪呢?”陈俊英告诉记者,正是这种困惑,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一部分日本人对中国的抵触情绪。

陈俊英的观点在交流团成员上岛茂太的身上也得到了证实。今年30岁的上岛茂太是日本共同通讯社的记者,今年是他首次来到北疃村。上岛茂太告诉记者,他这次是以私人身份而不是职务身份来北疃,目的只是想了解更多关于日军侵华的真相。他坦言:“这次来之前,确实对日本的侵略事实了解不多。”

“上岛茂太也许正是如今日本很多年轻人的真实写照,那就是对历史不了解。”陈俊英说。

除上岛茂太外,此次来华的访问团成员年龄都在60岁以上,其中几位已经年过七旬,他们告诉记者:“在日本‘三光作战研究会’成员中,年轻人很少。如果有一天我们都老了,谁来继续挖掘历史真相呢?”

“让日本的年轻人了解这段历史,避免悲剧的重演”

在此次来华的交流团成员中,有一位女士是第15次来北疃祭奠惨案遇难者。她就是渡边登先生的夫人石川久枝。

之前,她是同丈夫渡边登一起来,2011年丈夫去世后,她就坚持自己来。渡边登是日本民间反战组织“三光作战调查会”的创始人。几十年来,这个日本民间团体致力于调查侵华日军在中国展开的各种暴行,然后把真相带回日本。

石川久枝告诉记者,渡边登在十几岁的时候,曾是个狂热的军国主义少年。像那个年代的很多日本青少年一样,他曾经瞒着家里报名日军的少年预备役,准备随时为天皇献身。直到1945年日本战败,渡边登了解到日军侵略别的国家的各种暴行之后,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被骗了。从此,渡边登走上了反战的道路,并长期致力于从事中日友好活动。

1971年中日邦交正常化时,渡边登曾应邀来中国,并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接见。

后来,渡边登成立了民间组织“三光作战调查会”,并于1992年认识了当时在日本留学的陈俊英。

“连我都是从渡边登先生那里第一次听说了‘北疃惨案’。渡边登先生拜托我一定要帮忙找到这个村子。从那之后,我才走上了调查‘北疃惨案’真相的道路。”陈俊英说。

1998年,在陈俊英和日本“三光作战调查会”共同努力下,李德祥等8位惨案幸存者应邀来到日本,为“侵华日军毒气展”作证言。在日本东京、长野、大阪、广岛、福冈等8大城市,他们作证言十几次。当时,这一活动被日本NHK、《朝日新闻》、《每日新闻》等多家主流媒体报道。

“我们就是要把历史的真相带回日本,让日本的年轻人了解这段历史,避免悲剧的重演。”石川久枝说。

本次来北疃祭扫的交流团成员中,还有一位特殊的日本退休教师中川寿子。她曾在东京一所高中教书,为了抗议日本政府美化侵略历史的教科书,毅然提前退休。

中川寿子表示,虽然提前退休让自己拿不到全额的退休金,但她仍然选择以这种方式抗议日本政府。

交流团中另一位成员天野雅子也是一名教师,退休以后开始致力于挖掘历史真相、促进中日友好方面的工作。为了更好地进行调查工作,她甚至在65岁时开始学习中文。如今,她的中文已经说得相当流利。

“不得不承认,像我们这样了解真相的人,在日本人中还是少数。但是只要日本政府不正视历史,我们就会坚持做下去,我们一定要让更多日本人了解历史真相。”石川久枝说。(记者 王思达 林凤斌)

九江定制工作服

滁州西服设计

淮南定制西服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