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毒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消毒柜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周筱赟质疑嫣然谈失踪善款不是诈捐就是被侵吞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10 08:34:05 阅读: 来源:消毒柜厂家

周筱赟质疑嫣然谈失踪善款:不是诈捐就是被侵吞

周筱赟质疑李亚鹏

羊城晚报2月24日报道 2月17日,知名爆料人周筱赟再度将矛头对准李亚鹏的嫣然天使基金(下简称“嫣然”) ,指出其5500万元善款“消失”,而这已经是周筱赟质疑嫣然的“第五季”了。

这次,周筱赟从红十字基金会官方网站上下载了关于嫣然的财务数据,通过分析,他比对出包括刘嘉玲、伊能静、邓超、陈家瑛(王菲经纪人)等多位明星捐赠的善款“不翼而飞”。他就此提出疑问:“这要么是明星诈捐,要么是李亚鹏侵吞。”

对此,嫣然天使基金回应称,由于认捐人可能以其他个体名义进行实际捐赠,或者有些明星扮演了助拍人的角色,而非实际拍得人,因此“侵吞或诈捐”的质疑均不属实。作为嫣然天使基金的主管部门,红十字基金会也明确表态,支持嫣然天使基金的回应。

近日,羊城晚报记者专访周筱赟,他指责嫣然基金的回应空洞,并称中国慈善事业亟须相关法律的出台,以杜绝有人把慈善机构当成圈钱、洗钱以及利益交换的工具。

他说

谈失踪善款:

不是诈捐就是被侵吞

羊城晚报:为什么要质疑嫣然?

周筱赟:李亚鹏应该懊悔他不应该炫富。我对李亚鹏的关注,最开始还是因为2013年9月他和王菲突然离婚。当时我记得李亚鹏说过他和王菲的财务是独立的。引起我更大关注的,是李亚鹏同年12月10日接受媒体专访时称:“你们老是说我花老婆的钱,其实我比王菲有钱多了!”

李亚鹏自从2010年淡出娱乐圈,媒体曾报道他的投资生意连连失败,甚至有媒体说他败光了王菲的一半家产,我不知道这些报道是否真实,但我也没看李亚鹏出来驳斥过。他的收入大家都是可以合理推算出来的,他开的影视公司出品过几部影视作品,但据说除了《将爱情进行到底》票房可以之外,其他卖得都很不好。

我一直有疑问,李亚鹏做了什么生意大赚了一笔,然后突然转型成为房地产商。后来我就想到他说自己在搞公益,然后我就去研究了。

羊城晚报:这次嫣然的声明解答了你的疑问了吗?

周筱赟:嫣然的回应非常空洞,如果说明星是有人代捐的,那很简单,就列出代捐者的姓名或公司。我不仅核对了捐款清单中没有明星姓名,连所称的捐款数目都没有。比如陈家瑛2009年捐的300万元,但捐款清单中不管是单笔或累计根本就不存在300万元的捐款记录。刘嘉玲也是一样的情况。

嫣然方面接受采访时说,捐款人不愿意公布姓名。我拿到的捐款清单里,有全部的匿名者的清单,但是除了在2010年里有一个20万元的以外,其他的都是一些小额捐款,加起来也没有300万元。

嫣然一方面说所有捐款全部入账;另一方面又说不出陈家瑛这300万元到底在哪里,那么只有两种可能性:一种是明星诈捐,一种是李亚鹏侵吞,根本不存在第三种情况!

羊城晚报:你和嫣然或李亚鹏有没有单向或双向的联系?

周筱赟:没有。

谈慈善事业:

并不是针对李亚鹏

羊城晚报:你怎样看待嫣然和红十字基金会之间的关系? 周筱赟:嫣然是挂靠在红十字基金会名下的项目,他们为什么不正大光明地说呢?我觉得他们是不想提自己是红十字基金会下的项目,至于具体目的是什么,你要去问他们。

羊城晚报:我们之前采访过红十字基金会的宣传部门,他们曾说:“不回答周筱赟式的问题”。

周筱赟:只要是对他们提出质疑的问题,他们就不回答,就被认为“周筱赟式的问题”。官办的公益组织还没有完全的去行政化,还保留了太多的官僚习气,对于社会公众的质疑采取这种不闻不问、不理不睬的态度。

羊城晚报:上一轮你对李亚鹏提出质疑后,他曾开记者发布会进行了说明,后来北京市民政局也作出了说明,称基金会未敛财,你怎么看待这件事?

周筱赟:北京市民政局是说书院中国基金会没有敛财,没有说嫣然没有敛财。嫣然不归北京市民政局管,它是一个项目,归红十字基金会下属的,是归民政部管的。

羊城晚报:你怎么看待当前中国慈善事业发展的现状?

周筱赟:我想通过李亚鹏这个个案,推进中国公益的制度建设。现在中国的公益组织良莠不齐、鱼龙混杂,在很大程度上,已经成为某些人洗钱圈钱、恶意避税、转移资产的工具,为什么出现这些乱象?最核心的原因不是个人的问题。

我并不是针对李亚鹏,这不是个人品质的问题,人的道德是靠不住的。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,这就是最核心的本质问题。要推进公益组织的强制财务公开制度,公益应该是透明的口袋,做公益就应该公开完整的财务状况,这是一个常识。

谈自身:

爆料是业余爱好

羊城晚报:这么多轮“交战”过去了,还会坚持下去吗?

周筱赟:真相是一种信仰,信仰没有理由。陈述事实、揭露真相,这是一个公民的社会责任。我不想让这个新闻成为断头新闻或烂尾新闻。

羊城晚报:你并非专职做这件事,但你做的数据分析工作量不小,哪里抽出来的时间?

周筱赟:我有自己的主业,也是一名媒体人,我只是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来进行爆料揭黑,这是我的业余爱好。我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我的本职工作上。

羊城晚报:身边的亲朋好友支持你吗?

周筱赟:我都是用实名揭黑爆料,所以他们都知道。他们虽然表示过担心,但是也并不太担心,我本人也不担心,因为我揭黑爆料到现在从来没有收到任何实质性的威胁。当然也有人威胁过我,比如发个私信给我,但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。

羊城晚报:你身边有律师或专门研究慈善的专家朋友吗?

周筱赟:有。

下一页:嫣然基金回应质疑

河南五角枫树

武汉南京箱包

北京镗孔动力头

沈阳白橡

相关阅读